主页 > 绿色产品 >老左派每天练习「一件事」,和极右派深情牵手 20 年 >

老左派每天练习「一件事」,和极右派深情牵手 20 年

2020-07-31

老左派每天练习「一件事」,和极右派深情牵手 20 年

她提身份,他听到的是「排他」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当他提多元化,她听到的是「伊斯兰化」。

他指责她遗忘历史,她反过来怪他太沉迷于历史之中。
他说她是一个种族歧视者,她称他是民族受虐狂。

79 岁的 Helmut Lethen 和 42 岁的 Caroline Sommerfeld 都是作家。他们在空前分裂
的德国各自代表了两个不同的世代和思想派系。 他们是彼此的政敌 。

而他们结婚了 。

他们的婚姻是特别而令人难以理解的,但同时也是测试彼此忍耐度的实验室,以及一个能够窥视另一派怎幺思考的缩影。他们日复一日地,亲密地进行他们国家不曾有过的两派对谈。

这是一个很「德国」的爱情故事。

当「老左派」遇上「极右派」

1968 年的五月对欧洲和美国来说一样重要,同样充满了青年膨胀、性解放、对越战的反感,以及普遍对这个时代政治当权者的牢骚。

而它也导致了战后婴儿潮这代相似的「人生轨迹」,从开始发声的「学生革命家」成长成「保守的自由派菁英」。

德国也没有例外,Lethen 当然也是。

作为那个时代的学生社会运动者 ,Lethen 曾崇尚过共产主义,也曾反叛过那些他称之为「还散发着纳粹恶臭」的德国战后菁英 ,最后却成为了这个国家文化主流的一部分。

而 Sommerfeld,作为一个右派的哲学家,曾被捲入另一场「反文化运动」。2005 年的夏天,成千上百的难民涌入德国时,她发现了「新右派」,他们是民族主义运动的思想先驱,同时也认为伊斯兰教和全球化是存在的威胁。

她的丈夫庆祝了难民的到来,他说:「我觉得这是我们文化史中,首次以这样的方式来迎接外国人。」

然而,Sommerfeld 却为此感到焦虑和反感。

而今,她希望她自己的边缘运动,能接轨「正在变化中的德国」,就和她丈夫在往日曾做到的那样,可以在德国和更远的地方产生迴响,达到一种高度。

「我们是沉默多数的扩音器。」她这幺宣称。

Lethen 驳斥了这样的比喻。

「我们是被对世界的渴望而驱动,我们展望未来。」他说,「而他们是被回到日耳曼传统的发源地的渴望所驱使,这是对一个从来不存在的过去产生的怀旧之情。」

政敌爱情:「沟通」总比什幺都不说好

他们的思想差异这幺大,就显得他们能融洽地谈恋爱是多幺地不可思议。他们之间的罗曼史要回溯到 Sommerfeld 还在大学时,她写了一篇主题是「该如何遵循道德」的论文,在 Lethen 的研讨会中抓住了他的目光,他们随即为彼此的聪慧而吸引。

在同床共枕了 20 年,一起分享了对康德和园艺的兴趣,拉拔了 3 个儿子长大
后,他们仍然在对话。

「熟悉另一派其实感觉很好。」她说。
「沟通总比什幺都不说好。」他说。

这是他们都同意的一点。

歌德和戈培尔在他们 19 世纪维也纳式的客厅,共享了一个挤满书的书架。
摆放在厨房的结婚照相框上,嵌着这句话:「爱不会止息」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