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绿色产品 >80年前受庇护的犹太孩童,呼吁英国汲取当年「难民儿童运动」经 >

80年前受庇护的犹太孩童,呼吁英国汲取当年「难民儿童运动」经

2020-08-11


译:许睿洋

11月16日,一群兴奋无比的学童在伦敦中部的一处庭院中开心地玩耍。86岁的英国议员艾尔夫・达布斯(Alf Dubs)正坐在椅子上,从阳台上凝视着这群正开心玩乐的孩子们。

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以前,当他的母亲将他独自送上从布拉格到伦敦的列车时,他的年纪要比这些孩子都小。年仅6岁的他什幺人都不认识。而和他同在列车上的数百名犹太小孩,有超过半数的人无法再见到自己的父母亲。他回想道:「我当时并不知道自己正在逃离的是如此可怕的处境。」伴随着楼下欢愉的笑声。

达布斯与这些庭院中的孩子们是「难民儿童运动」(Kindertransport,亦有人译为「后送孩童」)80周年纪念活动的嘉宾。这个字在德文上是指「孩童运输」(children’s transport),这场行动在1938至1939年间靠着火车运输从中欧地区拯救了约一万名犹太孩童的生命。许多宗教与人道团体皆大力地游说英国政府,希望他们能接受上千名的难民儿童。英国接受了,而多数的儿童最终也选择一辈子留在英国。

达布斯说道,虽然80年过去了,但记住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比什幺都还要重要。

据联合国称,2017年,全球有超过6800万人被迫离开家乡,而其中逾半数是孩童。达布斯告诉《时代杂誌》:「我们正面临一个难民危机高涨的世界,而此刻我们并未善尽我们应尽的责任。」他的捷克口音在他于英国参与公共服务数十年之后仅能依稀听见。他的翻领上别着一个白色小徽章,上面写着「安全通过」(safe passage)。

当天活动前,达布斯和其他倖存者发表了声明,呼吁英国政府汲取当年「难民儿童运动」的经验,并在未来10年内允许一万名难民儿童寻求庇护。他表示:「这是一个简单的要求,我甚至认为数量太少,但这是另一件事。」

而在纪念活动中,一群年迈的倖存者于大厅中聚首,缅怀着当初拯救他们性命的善举,同时也传递了一个明确的政治讯息:国际社会必须为难民儿童尽更多心力。在场的还有枢机主教、犹太祭司与伊玛目,以及各界政要和家属们。

今天,这些Kindertransport倖存者都已高龄80或90岁,这场活动可能也是他们见到彼此最后的机会。但在长达3小时的演讲与会谈中,他们每个人的故事以及从Kindertransport学到的经验早已进入众人的共同想望之中,并被列入史册。Kindertransport不仅一次又一次被视为成功的道德典範,更是在未来几十年内允许上千名孩童实践自己潜能的机会。

也不只一次,当舞台上年轻的穆斯林难民操着一口不流利的英文,诉说着他们横渡地中海时的可怕遭遇,以及他们多幺希望能在英国建立自己崭新而丰硕的生活,台下的年迈犹太听众为他们起身喝采。因为这和80年前,难民列车上的孩童如出一辙。

其中一位是16岁的利达万(Ridwan),他在2016年从厄利垂亚抵达英国。他的母亲与兄弟与他分开前进,但却因为船只翻覆而葬身地中海。现在在英国生活并努力学习英文的他告诉听众,他的梦想是成为土木工程师来「建造东西,修补东西」。观众给予他如雷的掌声。

坐在利达万右手边的是莱斯利・布兰特(Leslie Brent),现年93岁。身为Kindertransport倖存者的他在定居英国后成为了一名免疫学家,他的研究对1960年的诺贝尔医学奖有着极大的贡献。利达万说道:「难民让英国更好也更富裕。究竟1938年和现在有什幺差别呢?」

许多人在纪念活动上对1938年英国人对难民孩童的欢迎程度,和现在对移民的普遍敌视进行比较,而无论他们是多幺需要援助。在保守党的执政下,降低移民人数是一项优先政策,而反移民的言论也在2016年6月「脱欧公投」期间甚嚣尘上。到了2016年10月,对于那些居住在法国加莱镇(Calais)临时难民营中没有家长陪同的未成年难民,英国政府拒绝赋予他们合法的通行权,使他们毫无申诉的权利。週四的纪念活动不断抵制近年来相当蓬勃发展的一套说法,即难民只会攫取而不懂付出。

在台上与利万达和布兰特进行会谈的是芭芭拉・温顿(Barbara Winton),她的父亲尼可拉斯・温顿(Nicholas Winton)正是当时筹画从布拉格用火车拯救出这幺多孩子的人道主义者。

她先前告诉《时代杂誌》:「接受难民带来的结果比人们认为的好得多。难民为国家带来的东西非常惊人,他们就是有这种冲劲与动力用他们的生命完成这些事。」

活动进入尾声,司仪请Kindertransport倖存者起身。听众之中白髮苍苍的一群缓慢起身,而几位坐在轮椅上的人也高举他们的双手。接着,司仪请他们的孩子、他们孩子的孩子都起身站立。霎时间,大厅里的上百人,无论年轻年迈,都站了起来(笔者按:虽然我是以记者的身分参加,但我无疑是他们的一员。我的祖母也是在Kindertransport行动中从柏林来到英国。)随着1938年政治决策造成的骨牌效应越趋明显,原先和谐的掌声渐渐演变成不和谐的噪音。

最后,一名身材矮小的犹太老妇人向刚发表完专题演说的达布斯背后走去。对于这位Kindertransport的代表人物,她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并说道:「让更多难民进来吧!」

© 2018 Time Inc.版权所有。经Time Inc.授权翻译并出版,严禁未经书面授权的任何形式与语言版本转载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