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作文精彩 >20060901 人工生殖法嘉惠了谁? >

20060901 人工生殖法嘉惠了谁?

2020-06-04

     立法院卫生环境与社会福利委员会终于初审通过延宕了十余年的「人工生殖法草案」。其中引起民间争议的,乃是限定唯有婚姻关係中之男女才能使用人工生殖科技。民间质疑:此法宣称为确保民众之生殖权而设,但事实上却只保障有婚姻关係者,明显忽视单身者及同志等人之权益,尤其是对同志而言,更是极为不公。然而问题的根本,应该是要从民法开始追究。只要我国民法将「夫妻」的定义仍然只限制于一男一女,不管人工生殖法再如何开放,同志伴侣及其子女永远都没有保障。

        同志所面临的问题,是其伴侣关係不被社会承认。在民法仍以一男一女为「夫妻」之定义下,即使同志可以使用人工生殖方式生下孩子,孩子仍只有一个母亲或父亲,其伴侣对于小孩是无法主张亲权。此外,伴侣要透过认领或收养对方的孩子也相当困难。虽然天天与孩子相处,亦肩负起照顾小孩的责任,但在法律关係上她/他仍然是个「外人」。按照现行民法架构,在孩子的生母或父亲意外死亡,未指定监护人的情况下,孩子的监护权会回归到孩子的生母或父亲的原生家庭,也就是孩子的祖父母。若其原生家庭不能接受这段关係,该伴侣也不可能有机会收养孩子。而在继承关係上,在伴侣未立遗嘱即死亡后,孩子的生母或父亲也无法主张继承遗产,若伴侣有立遗嘱,受遗赠之财产也不能侵犯法定继承人之特留分,所受保障有限。

        虽然赖清德委员版本使用「受术病患」的名词,但事实上仍是以同居或交往中的一男一女为前提,而非以个人为单位。其实,无论是行政院版或赖清德委员的版本,欲使用接受捐赠生殖细胞以接受人工生殖者,都必须先经诊断为「不孕症」才得以实施。对于不孕症的定义,自有其生理上的定义,若生殖器官机能正常,但不能与异性进行性行为并不认为是「不孕症」。因此,即使在法条中使用「受术病患」的名词,也并不表示全面开放对于同志、对于单身女性使用捐赠精卵。

最近一些团体对于此法有酝酿抗议的声音,然而必须要提醒的是,重点不在人工生殖这个特别法,而是在我国的基本法—民法,如果民法不放宽对于伴侣的定义,甚至让同志享有婚姻的权利,人工生殖法即使开放同志可以藉由人工生殖科技拥有小孩,对于同志伴侣仍是看得到吃不到的大饼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